推广 热搜: 现场确认时间    考研成绩查询系统  一建资格证书领取公告 

正在消逝的中关村[上]

   日期:2021-07-20     来源:www.hzhc18.com    作者:未知    浏览:949    评论:0    
核心提示:引言无疑,中关村已经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民营高科技进步的代名词。
引言

无疑,中关村已经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民营高科技进步的代名词。从肯定意义上讲,中关村问题就是中国高科技产业进步道路的抉择问题,是一个民族国家怎么样维持核心竞争优势的策略问题。

曾几何时,在大家的经济学家们大谈特谈“比较优势”的时候,中关村人用我们的作为达成了激动人心的革新。一批常识分子弄潮儿开始成为“常识英雄”,在中国大地上掀起了一阵“知本家”风暴。中关村也从此以产业聚集的特点成为中国的“硅谷”。

但,让人忧虑的是,中关村正在“空壳化”,它离常识经济好像愈加远,离实体经济愈加近。近几年中关村鲜有重大的技术革新,多的只不过炒地皮的商人。黄金般的产业群落现在已七零八乱,健康的产业生态已遭到强大的“官”本位文化和“暴发户”文化的双重侵蚀。

现在,中关村问题不只集中了的数字鸿沟导致“断裂社会”的问题,更反映了中关村内部产业链断裂和革新阶层与“暴发阶层”的内在冲突。加上经历了网络浪潮的冲击、政府改造的特殊“关照”和跨国资本大劫杀的“洗礼”。中关村正变得面目全非。中关村再更不是革新者的圣地,也不再是中小微型企业的依据地,甚至不是跨国企业的理想之地,那样,中关村到底要成为哪个的中关村?大家正目睹着中关村沦为高科技的一座“围城”,“外逃”成为最热闹的景观。大家应该承认,科技革新的中关村正在消失。

诚然,在全球化年代、互联网化年代,中关村应该调整自己、改变自己。但调整也要有方案,改变也要有方向。大家知晓,“人不可以两次跨入同一条河流”。但,大家想说的是,大家期望再一次跨入的时候,这一条河流不至于干涸。

所以当中关村正在消失的时候,假如大家再不说话,它不但会表明大家的失察,也会表明大家的不义。一再的沉默将使所有些大家灵魂不安。

总论篇

中关村拒绝忧患?

世上本来没神话,大家创造了神话。在现在高科技浪潮中,中关村无疑是如此的一曲神话。在进步科技的大好形势下,中关村处于历史的要冲地方,饰演着“承上启下”的历史角色。“承上”就是指中关村代表着中国人对硅谷模式的期望和努力,承载着大家与世界同步的愿望和理想。“启下”是指中关村是全国各地高科技进步模式的唯一样板,是全国上下学习和模范的唯一参考,影响着将来进步的道路和方向。因此中关村与其是海淀的中关村,北京的中关村,不如说是全国的中关村!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关村的进步问题就是中国高科技进步的道路抉择问题!

正由于中关村这样要紧,大家才需要愈加严谨地审视,才需要愈加客观全方位地研究,才需要更多地指出问题和缺点,而不是容易的粉刷。于是,就有了今天这篇文章,而且大家期望最后可以成为一本厚厚的书!

无疑处于好多年,大家没静下来想想中关村了。大家每天置身于中关村,漠视着它一每天嘈杂、繁乱的变化。大家承受着网络泡沫和产业消沉的重压,没多余心情去眺望更久远的将来。特别是当国家把高科技作为策略进步方向,把“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作为最高决策时,中关村一夜间置身于风头浪尖,神话的色彩渐浓。大家已经不会再去动用久违的危机意识,各种数字各类宏论,将中关村放置在年代舞台的中央,中关村拒绝忧患。飞速的繁华和商业化的浪潮,使得大家对产业内核面临的巨变日渐迟钝。

的确,更多的人已经离中关村而去,更多的人正在筹备离去。而十多年来,身在其中的大家,虽然依旧置身其中,却仿佛已经离去通常。怀着对中关村刻骨铭心的感情,大家一次次探讨,最后落笔写下这篇文章,试图勾勒出正在发生,却无人觉察的内在变化;试图在无数的赞美和批评声中,发出大家独特而更能触动大家考虑的声音;试图以强烈的忧患重新唤起大家对中关村问题的关注。

现在的中关村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工地,一定是世界上最热闹的高科技园区!但,这种热闹非常可能是不正常的热闹,这种开采非常可能是摧毁性的开采!在如此的背景,大家发出呼唤,期望可以更冷峻地告诉大家,放置在产业背景和技术革新的大局上,中关村到底如何了,中关村为何让大家忽然让大家感到这样陌生、这样惊讶、这样疏远。

中关村四个进步阶段

要剖析中关村,大家第一要将20年的进步历程梳理明确,把握住其中最本质的内在进步阶段。直观的点,就是将中关村当作一个有机的生命体,确定它的成长过程和特征。大家把20年来,中国社会进步和全球IT业作为双重背景以革新活力作为核心变量,将中关村的进步总结为几个鲜明的阶段。

第一阶段:80年代初期-80年代末期:中关村机制革新黄金期

第二阶段:80年代末期-90年代初期:中关村技术革新黄金时期

第三阶段:90年代初期-90年代中后期:中关村市场革新黄金时期

第四阶段:1998年-21世纪初期:中关村转折时期



第一阶段:70年代末农村改革的巨大动力为城市改革创造了好的条件,而高科技的活力最早开始萌动。80年代初期,中关村在新的社会观念和环境下破土而出,一批最早不甘心局限于封闭沉闷的计划机制的人,率先走进中关村。他们在没更多束缚的新空间中如鱼得水。在这一空白阶段,高科技的民营企业纷纷涌现,中关村的机制构造和产业生态雏形就在机制革新中确立下来。

第二阶段:在新的机制下,沉积在传统机制中的很多技术革新开始流入中关村,大大激活了革新活力。这个时候,凭借研究所、高校积累的技术项目,海量民营IT企业依赖这一技术之长,汇成了中关村技术革新的黄金时期,无论是汉卡、打字机、字处置软件、中文平台等等。中关村的每一项技术都是引导着中国IT业的技术变革,甚至在国际上也在不少同步的革新。可以说,现有大部分国内IT主流厂家都是在这一时期开始真的的积累(资金、人才、技术和商品)。

第三阶段:90年代中期将来,是中国IT市场大进步的时期,依赖过去10多年的先发优势和市场力量积累,中关村在市场上的优势格外凸显。甚至在技术革新遭到冲击,海外一流厂家全方位进入的背景,国内IT厂家也可以完成好看的防守反击,在市场上表现出色,特别是当时产业的标志性范围——PC业,国商品牌后发制人,重新引领妖娆。

第四阶段:但经过机制、技术和市场的一次性喷涌后,中关村开始了转折。但市场的膨胀掩盖了内在的变化,网络的浪潮更是转移了问题和注意力。特别是国家开始全方位将IT作为重点之后,光环之下的中关村更是没心思顾及危机。但热闹之中,变化是那样明显:借用网络热潮,新浪成为中关村革新的最后一个休符。在网络大潮中,中关村响应很好,但中关村主流企业起码迟延了两年(直到2000年)才作出了滞后的反应。这种反应的后果显然不是回报而是教训,不是辉煌而是代价。从此,中关村再更不是中国IT业革新的绝对领导者。也从此,中关村再也没出现新的革新技术、革新企业。中关村成熟了,却没了继续革新的活力。

一个方向性的危机

那样中关村到底出了什么事?

十多年前,他们来了,满怀期望,无论是一个空有一身闯劲的下海人士,一个身无一技之长的老民,还是一个一无所有些刚刚毕业的学生。中关村都展开宽广的胸怀,给他存活的机会,给他施展的空间,给他不断奋进的期望。中关村仿佛成了一个年代革新的大熔炉,接纳着中国社会刚刚释放出来的所有活跃因子,中关村就是每个人的中关村。中关村巨大的包容性收获了很多人,当然最后也收获了自己。

但今天,中关村愈加让人敬畏,愈加拒人千里。中关村不再是大伙的中关村。这种可怕变化恰恰发生在最热闹的近几年。

中关村过去的成功在哪儿?也就是说,过去中关村的精神在哪儿?要回答这个问题,大家需要把中关村放进唯一的参照——硅谷。虽然两者没直接而绝对的可比性。但,大家将硅谷放置在过去50年全球IT业的进步历程中,将中关村放置在过去20年中国IT业的进步历程中,作相对的比较,依旧是效果最好,也十分有价值的。

如此比较之下,大家的答案就浮出水面。这就是无论是硅谷还是过去的中关村,都是为高科技IT为主的草根阶层(有生命力却还没进步)提供了最好的进步机会。

而大家目前中关村的危机也同样基于这一点,中关村的进步已经发生方向性的转变,其资源不再重点为草根阶层和新兴力量服务,而主如果为成熟壮大的阶层和强权势量提供服务!因此,中关村所面临的危机,不是普通的危机,而是方向性的。

三大根本性的失败

关于硅谷模式的探讨已经几乎可以成为教科书,硅谷的成功也概要出公认的经验:革新的游戏规则和创业文化,极高的常识积累度,职员的高素质和高流动性,鼓励风险和宽容失败的环境,与工业界密切的结合的研究型大学,高水平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专业化和商业基础设施,开放的经营环境,健全的风险资金投入机制等等。中关村的经验也基本可以以这部分作为参照。但大家试图超越这部分固有些模式,换一下角度来分析中关村危机所在。大家觉得,在错误的方向下,导致了三大根本性的失败:

1、技术革新文化与校园创业文化融合的失败。应该达成融合的却继续分道扬镳。

2、市场权力化与权力市场化两股力量角逐的失败。不应该融合的却开始“同流合污”。

3、中关村由市场销售的生态互联网向技术革新栖息地升级的失败。升级失败了,连原本的市场生态也濒临危机。

这三大失败假如没办法留住,将从本源上摧毁中关村长远而持续的革新能力。

现象篇

消失中的市场生态

中关村的建设问题非常复杂,积极、消极的原因都非常微妙。但,最痛心的是,中关村的建设破坏了过去的进步基础——市场生态。五年、十年前,走一趟中关村,都可以直接感受中国IT市场、甚至全球IT市场的最新脉动。虽然这个市场的原生态嘈杂且繁乱,甚至还取得了“骗子一条街”的称号,也远远没办法与硅谷的技术革新生态圈相比较。但,正是这个市场的原生态,给了中关村最准确的市场敏锐感。因此,当时几乎所有些企业,包括IBM、苹果都将商品发布的地址毫无置疑地选在中关村。而目前这个市场生态基本消失。到海龙、太平洋依旧可以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商品,却再也没中关村独特的市场敏锐度。

中关村的环境

更直白地说,就是要建造一个环境,使得创业本钱、买卖本钱、规范本钱和存活本钱最低!可是中关村的进步方向完全相背而行。的确,中关村的进步使得土地的含金量愈加高,愈加诱惑。但这所有,是不应该随便兑现的“财富”。它与其说是财富,不如说是资源,是保证持续进步的基础。但疯狂的一次性的开采已经开始,中关村的环境与十年前相比已经完全不同。

现在,中关村房产的狂热开发,正在把这片土地持续进步的资源一次性兑现、一次性开采,逐步恶化我们的生态环境。

创业企业收获了中关村,但最后成了成功的牺牲品,只有少数企业有幸参与了这部分巨大的短期利益的一次性分配。

中关村三大阶层的分化

在非常长一段时期内,中关村的阶层相当容易而扁平,而今愈加分化的阶层使得以平等互惠为基础的产业生态和市场生态越发无从构建。特别是,最利于良性循环,并可以稳定持久的橄榄型阶层结构末能出现,而代之以倒金字塔的分层结构,不但不利于稳定进步,而且少数人愈加集聚大多数社会稀缺资源,好似乌云一样,笼罩着中关村,使中下层的革新源头得不到充足的“阳光”,抑制了活力。反过来也将使最上层的群体失去持久进步的源头。



社会分层的绝缘现象

社会阶层的分化并不可怕,贫福差距的拉开也不可怕,只须各层次之间可以产生互动互换,就大概达成共赢。可怕的是这种分层愈加绝缘,愈加构成矛盾和冲突。譬如坐落于金字塔顶端的第一阶层,应该是合理存在,要整个社会向上进步的动力和象征。但,这个阶层本身为了我们的持续进步,也需要促进中低层的进步。中低层的革新和活力是他们进步的源泉。假如断了这个源泉,对于自己也是一个必输的结局。因此,为了各个阶层的共赢,中关村急需扭转进步方向,纠正不正常的趋势。特别是政府的角色,是其中的重要。

中关村的成绩,政府机制革新的功劳不可低估。但伴随中关村影响愈加大,其资源(政治资源、市场资源和其他资源)愈加丰富,政府的影响力愈加大,愈加有“能量”。这个时候,要维持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和裁决者的相对中立身份,挑战也愈加大。直接参与控制和分配,甚至参与瓜分财富与资源的魅惑会愈加难以抑制。身不由己地在“合理”的地方“做着”“合理”的事情。而政府本来最重要的工作:策略拟定和规划、环境建设、规范建设和资源建设,也因此遭到很大影响。

现在,愈加强大的政府力量已经是中关村进步的最大挑战,也是中关村纠正问题、回归正确轨道的最大障碍。

中关村的“返祖”现象

过去网络掀起了又一股继“中关村”之后的真的创业浪潮,一大量无钱、无权、无势的青年纷纷崛起,大大改变了市场角逐格局和产业进步面貌。但因为各种原因,这股浪潮未能持续下来,而是飞速休止。于是大家看到,柳传志、段永基等最早的中关村创业人士们依旧占据着风头浪潮,钟锡昌、倪光南等老一辈的技术科学家依旧是核心技术范围革新的先锋。这种奇特的中关村“返祖”现象意味深长。在大家向这部分老一辈表示深深的敬意的同时,是否也应该使得后起的每一位青年感到羞愧,应该让指挥中关村进步的决策者们羞愧!这与其说是一个现象,不如说是中关村的一种悲哀,值得每个人深刻深思!一代又一代的青年为何没起来?为何没办法起来?根源到底在哪儿?

是否清华北大也应该离得远远的中关村?

微软要搬家,媒体触动,有关部门大为惊动;联想重心倾向上海,令很多人大惊失色;新浪部分搬离中关村,也成为热门……这部分事情都成为中关村格外敏锐的事情,甚至到了过敏的程度。其实大企业的进出不应该成为中关村关心的重点,中关村不该也不可能成为大企业的安乐窝,这是非常正常的逻辑。

而对于中小微型企业的纷纷离去,大家却是这样的麻木,麻木到漠不关心、毫不理会。而本来这才是中关村竞争优势和价值的体现。但到了目前,中小微型企业崛起之难,中小微型企业纷纷外流,已经是一个刻不容缓的大问题。

愈加繁华的中关村,显然与学院的环境愈加不融和,这样趋势下,是否要让清华、北大都最后应该选择离开吗?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